设为主页
当前类别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百姓新闻 > 正文

抗击瘟神的天使 ——记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副院长、博士生导师张复春

[ 时间:2018-04-23 15:46:00 点击: 来源: ]


□杜家利 王兰云

  传染病,一个令人畏惧的瘟神,很多人一听到它,就会谈瘟色变,唯恐避之不及。然而,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副院长、博士生导师张复春却和它打了35年的交道。
  他抗麻疹、战非典、研寨卡、治肝病、疗艾滋、防登革,一次次,一回回,像一个驰骋疆场的将军,时刻战斗在没有硝烟的生死战场。面对生死,他淡定、坚强;面对难题,他钻研、坚韧;面对亲情,他侠骨柔肠。
  3月18日一大早,我们来到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,走近张复春,用心倾听他35年抗击瘟神的一个又一个故事……
一场生死考验的战疫
  2003年正月初一,人们还沉浸在新春佳节欢乐之中。随着呼啸的救护车,第一批“非典”病人被送到了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。
  疫情就是命令。张复春当时是医院的感染科主任,感染科成了隔离病区,成了生与死考验的战场,他始终战斗在临床救治第一线。
  抢救过程中,病人剧烈咳嗽,分泌物会直接飞溅到脸部、口罩上、防护镜上……谁都知道这些痰液具有高度传染性,被感染率为80%,死亡率高达20%。
  偶尔回一次家,张复春都不敢和妻子、儿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。神经时刻崩得紧紧的他,回到温馨的家,多想拉拉妻子的手、摸摸儿子的头,得到心里的安慰和放松,但他不能,只能在儿子熟睡后,站在门口,深深地、再深深地望着儿子酣睡的脸庞,好像看不够一样。因为他很清楚,明天都是未知数,他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踏进这个家,看到自己亲爱的家人。
   “我们院长也是专家,他要进隔离病房,我说你不能进。”当时院长和张复春两个就在隔离病房走廊东头谈话。
  院长说,你有什么困难和要求吗?张复春说:“我既是疫情现场指挥员又是战斗员,应该战斗在第一线,如有不测,拜托组织照顾好我的家里人。”说完,张复春头也不回坚定地走进了非典病区。
  面对疫情,他义无反顾,严防死守,带头加班加点,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,最忙时一天仅能睡两个小时,眼睛里总是布满血丝,可严酷的疫情不允许他有一丝的疲倦。
   “这是生命与时间在赛跑,不能有丝毫的懈怠。”张复春停顿了一会,眼睛望向对面当年收治非典病人的隔离区,神色凝重地继续说。
    正月初八晚上,从中山三院转来了一名当时被称为“毒王”的特殊病人,这名病人,谁去救他,谁被感染,接触过他的百余名医务人员先后被感染。
  得知“毒王”经三次转诊到该科后,张复春凭着20年的传染病防治经验,早晨5点钟起床手写了一套当时全世界都没有的应急防控措施:如医护人员戴上特制的双层棉纱口罩、帽子和手套,穿上两层隔离衣和胶鞋,第一时间冒着生命危险到病房现场抢救,并采取果断措施阻止疫情继续扩散。他也创造出了天方夜谭式的奇迹,成功组织救治了首例“毒王”,对当时稳定民心和社会安定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  面对非典病毒的“风刀霜剑”,张复春知难而进,夜以继日地查阅资料,认真思考对策和方案,率先总结出SARS临床诊治经验及隔离防护措施,在多家医院推广后,提高了危重病人抢救成功率,降低了医护人员感染率。他被授予广东省五一劳动奖章、广州市劳动模范及抗击非典一等功等荣誉称号。
  回忆起抗击非典时的情景,张复春数次哽咽,他愧疚对不起自己的家人。自己是肝病专家,救了无数的肝病患者,但由于当时在隔离病区6个月,他不能回去救治肝硬化的大哥,就在那段时间,还不到55岁的大哥离开了他,这成了张复春终生的遗憾和深深的愧疚。
一项全球首次的科研
  2016年2月12日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