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主页
当前类别:首页 > 信息公开 > 政府文件 > 学习参考 > 正文

探秘奇妙的昆虫世界   ——记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教授、博士生导师花保祯

[ 时间:2018-09-17 19:40:00 点击: 来源: ]

蝴蝶翩翩起舞,昆虫肆意鸣叫,在位于杨凌农业高新技术产业示范区的西北农林科技大学,我们见到了正忙着进行长翅目昆虫新研究的博士生导师花保祯教授。“大部分长翅目昆虫在幼虫期具有真正的复眼,蚊蝎蛉科幼虫还具有一个背单眼……”说起小小的昆虫,花保祯神色飞舞,侃侃而谈,眉梢眼角都带着藏不住的自豪,而我们也仿佛跟随他的讲述,回溯到他与昆虫结缘的日子里。
    求学,命运的“阴差阳错”
  回忆起当年的高考,花保祯称自己与自然科学的结缘,是命运的安排。
  1962年,花保祯出生在黄堤镇刘桥村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,家中兄妹七人中排行第四。
  在他15岁的时候,命运悄然给他递去橄榄枝。1977年冬天,高考之门再次打开。“恰逢秋收秋种季节,正在地理忙农活的我,忽然听到村里广播里传出恢复高考的消息。我隐隐感觉到,改变命运的时刻来了!”花保祯回忆道。在他眼里,大学就是知识的殿堂,是一扇拼尽全力也要闯进去的门。于是,他不理会周围人的嘲讽和不解,起早贪黑,加紧自学,如饥似渴地全力“备战”。在干农活时,他总是随身带上书,遇到中间休息时,他就掏出书本坐在田埂地头如饥似渴地学习。
  功夫不负有心人。1978年,勤奋的花保祯考取了河南农学院(今河南农业大学),一时间,整个村庄沸腾了,但此时的他心情却十分沮丧,本想跳出“农门”的他,报考的也都是工科专业,谁料却阴差阳错地被农业大学录取。
  虽然一百个不愿意,但花保祯也不敢贸然放弃这次进入大学的机会。骨子里有股不服输的劲儿的他,经常悄悄地复习高中课程,期待毕业之后重新参加考试,改变人生路径。然而,大学三年级的时候,花保祯的思想又转变了,当时教昆虫生态学这门课的老师幽默风趣,使他第一次对昆虫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于是他暗下决心要想拥有更高更广的视野,攻读昆虫生态学研究生。
  1982年,命运却又一次和花保祯开了一个玩笑。他被西北农业大学录取到了自己并不喜欢的昆虫分类专业。苦笑过后,他选择了随遇而安,并在毕业之后接受了学校的留校安排。让他意想不到的是,这一次次的“阴差阳错”让他正式与昆虫学结缘,也找到了人生的方向。
教学,以工匠之心雕琢
  1985年,初为人师的花保祯最担心的是自己的口才能力欠缺,为了上好课,他花了大量时间,自学了逻辑学等有关课程,并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,将逻辑学作为他教学和科研的基本遵循。基于逻辑学的思考,花保祯对教学内容和方式的把控越来越清晰,讲课质量越来越高。1988年,花保祯接手了学校的重点课程——普通昆虫学。
  昆虫大多其貌不扬,很少能招人喜欢。如何能把学生吸引到教室,让他们真正喜欢上这门课呢?
  “尽信书,则不如无书。”花保祯认为,一名好老师不能只会照本宣科地进行知识传输。为了做到对教学内容了如指掌、纯熟于心,他耗费了近一年时间对国内外优秀昆虫学教材进行了透彻比对分析,梳理、汇总了其知识体系,光笔记就记了三大本。做足了准备,课堂上的花保祯总是神情超然,潇潇洒洒,无需讲稿和参考书,只捏一根粉笔,一波接一波的幽默伴着专业知识娓娓道来,甚至繁多而难记的昆虫拉丁学名,他都能信手拈来,让人在轻松愉快中学习知识,并在听讲中尽享讲授者的自然、醇熟之美。
  熟悉花保祯的都知道他有一句口头禅,“教学是个良心活”。为了提升教学质量,花保祯没有放松过对教学观念和新手段、方法的探索。2003年,花保祯就从国外引进了国际最新的原版外语教材,开展双语教学,是该校双语教学“第一人”。无论本科教学还是研究生培养,他都运用自己特色鲜明的教学办法,为不同学生制定不同的施教方式;在课堂教学中,他从不发火,也不训斥,总是循循善诱引导教育。
  在讲台上花保祯站了30多年,他的讲义每年都在改进、更新,平时看到一篇好文章、新知识,就立即加到课件中。“大学教授的讲课不能仅仅是熟练,更重要的是对教学内容和知识体系的更新。作为教师要多读书、多学习,以饱满的热情、用良心为学生上好每一节课。”他说。
  一分耕耘,一分收获。正是由于他多年秉承工匠之心对待教学,花保祯先后培养了50多名硕士研究生,20多名博士研究生。他主讲的“普通昆虫学”先后获批国家级精品课程、国家级双语教学示范课程、国家级资源共享课。主讲的“昆虫分类学导论”被评为国家级优秀视频公开课,他所带领的昆虫学教学团队被评为省级教学团队。自己也被评为陕西省第一届省级教学名师,获得“宝钢教育基金会优秀教师奖”等荣誉称号。
科研,寻根探秘昆虫世界
  人生最重要的是找对适合自己的舞台, 在倾心教学事业的同时,花保祯也不忘科研攻关的本职。昆虫分类学实践性很强,在大山里捕虫,是进行此项研究的必修课。而在外人看来枯燥而又辛苦的调查研究,花保祯却乐在其中,在昆虫研究界开创自己的一片广阔的天空。
  “蝎蛉生活于高山之上,形象很美,姿势很优雅,很讨人喜欢”。说起蝎蛉,花保祯的喜爱之情溢于言表。从他的言谈中得知,他的电脑里还有好几篇关于蝎蛉的论文正在修改,有一篇正准备发表在国外的期刊上。现在的他正是研究蝎蛉乃至长翅目昆虫的国内外知名专家了。
  从2000年开始,花保祯便决心把长翅目昆虫分类研究当作自己的主攻方向,系统地研究该类昆虫形态学、生物学和行为学等。每年5—8月,他都会带领学生走进南宫山、太白山等全国多个山林里,采集昆虫标本、饲养昆虫。
  2014年,花保祯带领学生去米仓山采集标本,当日气温只有14摄氏度,在这样的恶劣条件下,很难想像还有昆虫生存。就在这时,“火眼金睛”的花保祯意外的发现路边有两个虫子正在交配,行为模式与他在文献中所了解到的都不同。于是,花保祯和学生把虫子带回实验室,通过认真的解剖观察和文献对比,竟然发现了蝎龄的一种新的交配模式。这个发现被写成论文,发表在荷兰的一个知名学术期刊上。
  多年的学术钻研,使花保祯在昆虫学的实际应用领域,也有着独到见解。上世纪九十年代,陕西临潼的石榴种植区长期受到桃蛀螟的虫害影响,成果率低下。怎么忍心让辛苦付出的果农血本无归?知道这一情况后,花保祯立马来到临潼,在反复查阅文献,实地调查研究后,他的心中便有了解决办法。
  “从桃蛀螟的取食生物学习性来说,这些主栽的果树并不一定是害虫最嗜食的寄主。如果寻找到昆虫更喜食的寄主植物, 并适当种植在果树旁边,就能把害虫引诱到诱集植物上,不但能提高农田和果园生物多样性,而且具有不污染环境、对天敌安全等特点”花保祯向当地的科技局献策,“在石榴树旁边种上害虫最喜食的向日葵,虫害就能迎刃而解。”
  于是,当地的果农纷纷采用花保祯的建议,第二年,虫果率就降到了2%,实现了石榴病虫害的无公害治理。“二十多年过去了,当地的果农仍然采用我的这个方法治虫。”花保祯笑着说道。
  如今,花保祯在昆虫的世界里已经畅游了30多年,而他的履历、他的教学科研成果,也确如那昆虫世界般绚丽多彩。带着以科研为乐的心态,他多年来精心对中国鳞翅目木蠹蛾科昆虫分类研究,发表数篇论文并出版一本专著——《中国木蠹蛾志》。在长翅目昆虫分类和生物地理学研究方面,他先后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10项、教育部博士点项目 2 项(其中 1 项为重点项目),中国动物志子项目 1 项,秦岭昆虫志子项目 1 项,浙江昆虫志子项目 1 项,发表学术论文 160 多篇,其中SCI论文90多篇。
  “科研无止境,只要你去深入探讨,总是有发现不完的问题,就会乐在其中,”一天的采访中,花保祯一直谦逊地表示自己的经历非常简单,然而承载这份简单的,是丰厚的生命内涵。也许某一天,你走进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的校园,那位和你擦肩而过,匆匆走进实验室或教室的老师,就是声名远扬的花保祯。他和你和我一样,在这平凡的世界里,都过着平凡的生活,却取得了令人赞叹的成绩,在我们看来,在昆虫学研究的领域里,他还将继续上下而求索,探究大自然未知的奥秘。
注释:以上信息如有错误请您及时联系撰稿单位或个人予以改正

上一篇:勇于担当破解难题 真抓实干凝聚民心 冯庄镇扎实开展“敢转争”实践活动
下一篇:最后一页

版权所有 ©2007-2010 中共获嘉县委 获嘉县人民政府 Copyright ©2007-2011 huojia.gov.cn All right reserved.
承办单位:获嘉县政府办 技术支持:获嘉县政府信息中心(政府大楼1层西) 邮编:453800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电话:0373-4591303/186(FAX) E_mail:huojiazhengfu@qq.com
网络提供:获嘉县政府信息中心 备案序号:豫ICP备12024174号-1  豫公网安备 41072402000015号